传说彭祖,灵异鬼典故之老照片上的隐私

同一个人 蒙勇是个自由职业摄影师,这天,他在街上无意之中发现了一个美女,刚好停在了一棵凤凰树下,蒙勇很快按下了快门,绿树成荫,美女如画,完成了一幅不错的照片。他得意地把相机收进包里,正准备离开,却有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是个约摸60岁的老年人,貌不惊人,额头左边还有个痦子。他问:你刚刚是不是拍照了,把我照了进去?请你删掉。蒙勇见瞒不过他,于是打开相机查看。美女背后的树旁边还真站着这个老年人,他解释道:我是想拍那个美女,如果你觉得把你照进去不妥,我回去用修图软件把你拿掉就是了。回去谁知道啊,你必须当面给我删掉。 蒙勇好不容易拍到美人美景,哪里肯删,立马掉头跑了。对方追了几步,蒙勇脚步较快,又对地形熟悉,没几下就甩掉了。 回到家,蒙勇便找来孙奕一起鉴赏成果。孙奕是他在摄友网站认识的朋友,两人志趣相投。孙奕看了那幅美女图,突然指着那老人说:你觉不觉得这个人很面熟?说着,他打开蒙勇的一个文件夹,那里存放的是清朝留下的照片,现在都扫描成了电子档。蒙勇也跟着浏览了一下,在一张老照片中,发现了一个过路的老年人,容貌平常,额头左边还有个痦子,跟今天这张照片里的人有七八分相似。 蒙勇倒吸一口凉气,19世纪60年代的照片,距今已经150多年了,难道今天这个人跟150多年前那个是同一个人? 孙奕兴奋地说:看来你不是碰到神仙,就是碰到时空旅行者了。蒙勇一笑,怎么可能?也许只是相貌相似罢了。他不想惹麻烦,无奈还是被孙奕撺掇着去调查了。 第二天,两人又来到了原来的地方,老人还在。他支了一面小旗子,上书钱字,手腕上套着念珠,身边还有个签盒,原来是路边算命的。 蒙勇已经和他打过照面了,孙奕决定自己去探探虚实。孙奕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老年人淡淡说道:先生,你想问姻缘还是前程?孙奕回答:我想问,怎样长命百岁?老年人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个我无法解答。孙奕旋即排开那两张照片说:你看这里面的人是不是你?如果都是你,那你起码快两百岁了,难道还不知道如何长命百岁吗? 老人脸色一变:人有相似,你认错人了。随即又说今天不宜出摊,便收起了行头。孙奕想拦,又怕惊动他人。远处蒙勇却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老人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孙奕从后面追,而蒙勇从另一个出口堵,整条巷子一览无余,但老人却凭空消失了。

  茶壶山,因形似茶壶而得名。
  在刈陵太行红山景区内,有座形似一把巨大茶壶的山,这就是著名景点茶壶山了。从远处看,茶壶山像一把逼真的大茶壶。但近处观望,茶壶山的“壶嘴”又变成一个形态逼真的老婆婆,头上戴着一顶花边黑帽,弓着腰,手柱拐杖,笑容可掬地站在那里。
  茶壶山下,彭庄村,午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阵阴森森的鬼叫声由远及近,隐者钱铿悠悠长叹一声:“该来的终于来了。”
  面对死亡,他没有丝毫惊慌,一如既往地端坐在一豆油灯下,神定气闲,专心致志地看他的书,仿佛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在他的草室里,成卷成卷的竹简书籍,占据了一小半的空间。
  黑白二无常一身素衣,头披麻巾,腰缠麻绳,白无常手举招魂幡,黑无常手拄一根白麻纸糊的哭丧棒。俩鬼来到钱铿的草室前,见室门大开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书生正襟危坐,正在专心看书。俩无常互望一眼,黑无常悄声说道:“白兄,老判交待要咱来拘一个八十多岁的老翁,说是在他八十大寿这天,寿数已尽当回归极乐,遂差咱黑白兄弟前来招其魂魄,可眼前这位,只是一个轻年书生啊。”
  “是啊。”白无常更纳闷:“是不是老判给弄错了。要不,咱再到村里挨门上户找一找?”
  “好。咱走。”
  地狱俩使者黑白无常两个招命鬼,东一头西一头地在全村乱跑乱撞了半天,将彭庄村三百多户人家都查遍了,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叫“钱铿”的老人。
  白无常摊摊两手,一脸哭相:“兄弟,这可怎办?”
  黑无常脸色更难看,几乎哭出声来:“哥哥啊,没法,咱回去等着爱处罚吧。”
  两人转回身来,像一阵轻风般,瞬间便飘行到阎王殿前。俩人同时自语道:“怪了,‘招魂令’写得明明是个八十老翁,怎就找不到呢?”
  走进阎王殿,俩拘魂使者齐齐拜伏于地。颤声说道:“黑白该死。没能完成任务,请罗君重罚。”
  阎王大怒,大喝一声:“来人!”
  “在。”四个牛头马面快速进前跪下。
  “把黑白无常抬下去扔进油锅炸了。”
  “是,”四个牛头马面走上前,俩人一个,抬起黑白无常就走。
  黑白无常杀猪般大声呼叫:“冤枉啊大王,冤枉!”
  “慢,刀下留情。”判官赶紧上前,对阎王恭施一礼道:“大王息怒,这不怪黑白,事出有因啊大王。”
  “噢?怎回事?判官,说来听听。”
  “大王,给你这个看看就知道了。”
  判官恭敬地呈上一个“招魂镜”,阎王拿过一看,确实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后生而没有八十老者,自己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铜判,难道,是咱们错了?”。
  阎王话还没说完,忽报玉帝急召他上天议事。阎王也赶不上细追究了,急忙喊道:“判官。”
  “下官在。”
  “这个钱铿(彭祖姓名)先放一放再说。我得赶快上趟天宫,玉帝有事要议。”
  判官行了一礼回答说:“遵命。”
  玉帝在关键时刻这一打茬,“拘魂钱铿”这件事就算暂时放了下来。一般来说,因为“生死薄”上某人到了寿限后,判官是先把这个人的名子用朱砂笔一勾,再给黑白无常签发“招魂令”也即招魂文书,然后把所要招魂的人名写在“招魂幡”上,交给黑白无常打着招魂幡去把这个人的魂魄拘来地狱。也正因为钱铿这个名子在“生死薄”上已经打了红勾,判官便把这一页翻过不再过问,时间一长,就把这个人给忘在世上了。
  阎王和判官这么一疏忽,竟让彭祖多活了800年。
  那么,这个冯铿是何许人,又为什么能活那么大岁数?
  这件事还得从头说起。
  相传在尧帝时期,曾有三位同时代高人因不愿意在暴君“挚”的朝庭里做官,相约弃官一齐隐居在刈陵县洗耳河一带。许由隐居在洗耳河、谷堆坪,巢父隐居在卜牛,而彭祖则隐居在彭庄。就因为这里是彭老祖隐居的地方,所以叫彭庄。目前,彭庄尚有“彭祖祠”、“彭祖井”、“彭祖古槐”等遗迹。
  彭祖姓钱名铿,是颛顼帝玄孙陆终氏的第三子,知识渊博,德厚品优,对古代哲学颇感兴趣,隐居后潜心研究伏羲氏《八卦》,注《连山易》,同时他还研究了医学和养生学,为我国第一部医学经典巨著《黄帝内经》的问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做出了杰出贡献,被人们尊为“彭祖”。由于阎王老爷一疏忽,他竟然长活了,从颛顼帝时期活到商周,一直活了880岁,被誉为“中华长寿第一人”。在这800多年中,彭祖先后做过商朝的“守藏史”,西周的“柱下史”等必修朝代的官职。
  彭祖活到880岁时,仍然身强体壮,充满活力。800年前黑白无常其实看到的那个二十来岁的后生就是彭祖,只是因为彭祖善于养生,虽已是八十高龄,看上去却象二十来岁的后生,就这样蒙过了黑白无常,躲过一次死亡。
  800后,阎王才突然想起:“坏了,人世间还有个漏亡之人,铜判。”
  判官赶忙上前听令。
  “这个钱铿,骗了咱们整整800年,快让黑白二使者前去把他的魂拘来。”
  “是,遵命。”
  于是,黑白无常再次奉命去拘彭祖的魂魄,离走前,判官一再交待说:“到了彭庄后,只要找到那个最老最老的抓来就是了。这次如再完不成任务,你们俩个就准备进火海下油锅吧。”
  黑白无常忽忽悠悠再次飘到彭祖居住之处。
  路上,黑白无常心想,既然这个人活到了880岁,早该是风烛残年了,肯定老的不成个样子。
  当黑白无常再次忽忽悠悠飘落到彭祖的茅草屋里时,那里有什么老人?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这回又把二使者弄糊涂了。黑无常说:“不对啊,这个才四十来岁,不是那个最老最老的呀。”
  白无常苦笑了一声,那笑声比哭声还难听:“桀桀,桀桀桀桀,没好办法,还是全村找吧。”
  他俩把彭庄全村各家各户查了个遍,怎么也找不到那个“最老最老的人”,到是有个百岁老人又不是钱铿(彭祖),住址也不对。这下黑白无常更懵了:“这到底是怎回事?招魂文书上姓名、年龄、住址写的一清二楚,怎就没这个人呢?”
  兄弟俩为难了。找吧?又找不到。空手回去吧?又怕受那进火海下油锅刑罚之苦。于是,老哥儿俩把“招魂灯”挂在大槐树上,坐在树下商讨起了对策。直到鸡鸣五鼓,哥俩才想出一条计策。
  等到日上三杆,黑白无常化成两个年轻人,手里拿了几块黑炭,走到颖水边十几个洗衣服的女人中间,一边洗炭一边说:“洗黑炭,洗黑炭,洗白黑炭去卖钱(钱,彭祖姓钱)。”
  这些洗衣服的女人中恰好就有彭祖的妻子,她见这两个年轻人在河里洗黑炭觉得十分好笑,就咯咯笑着说:“我家相公活了880岁,还没有见过有谁能把黑炭洗成白的。”
  黑白无常一听这女人说她相公活了880岁心里咯噔跳了一下。于是就问她:“你家相公可是姓钱名铿。”
  女人说:“是啊。”
  黑白无常相互点了点头,心里说:这就是了。立刻飘到彭祖的住处,拘了彭祖的魂魄就要下地狱向阎王复命。
  恰在此时,太上老君奉玉帝之命下界收彭祖上天入神掌管“功德薄”,正好碰到黑白无常给彭祖上了脚镣手铐拉出村外,于是上前行了一礼说:“二位请留步,回去跟你家阎王报告一声,说彭祖修行800余载,功德已满,可入仙班,玉帝任命他为上天‘功德主事’,掌管天下‘功德薄’。”
  说罢,太上老君用拂尘向彭祖一拂,彭祖便三魂出窍,七魄离体,灵魂化为清气,随太上老君上天去了。
  在前往天宫的路上,彭祖非常后悔不该把自己长寿的秘密告诉给妻子。
  彭祖一生熬死几十任妻子,从没向那个妻子透露过自己的长寿秘密。最后一任妻子年轻漂亮,深得彭祖厚爱,彭祖什么话都对她说,就连长寿秘密这么很重要的事情也说给了妻子,没料到如此把自己的行踪暴露给了黑白无常。尽管自己是升了天而非下地狱,但由此结束了美好的人间生活,觉得怪可惜。
  “老君啊。”彭老祖感慨地对太上老君说:“我算明白了,我彭祖活了八百八十年,现在才明白有些话确实不该对妻说!”
  老君哈哈一笑回答:“说就说了,无妨。呵呵,走吧   

老钱在邮局是个新人,但仿佛又是个有来头的人,一来就高居二楼,坐进了负责受理收发电报的办公室里,整天日不晒,雨不淋,悠悠闲闲地喝着茶,看着报,干着活。稍加观察,发现局长大人还对他蛮客气的。有一次两人在小酒馆里喝酒,被楼下张阿姨瞅见,张阿姨是张快嘴,第二天邮局上下都在悄悄议论这回事。这更让局里的同仁惊异,把他想得很是复杂,暗暗地把他当成了一个有什么来路的人,有关系和背景的人。会不会是局长大人的什么秘密亲属?抑或是某个大官的三亲六戚?这儿不是黑室,人们的想象力有限,根本没有往他的胳肢窝里去想。如果大家知道他的胳肢窝里夹着一个“延安”,估计谁都不会挨近他。现在大家都喜欢挨近他,好像挨近他就挨近了局长大人似的。对一个背景黑糊糊的人,关心他的背景是大家热衷的事。于是一有空闲,局里人就在肯地里打问老钱的过去、外围、老底。可打问来打问去,准都没能打问到任何有关他的信息,就连他从哪里来、家住何处、有无家小,局里人都全然不知。问老钱,他也不说,总是淡淡一笑。有一次他好像很高兴,跟楼下张阿姨说什么战乱岁月,国破山河碎,有家即无家,无家即有家,四海就是家。说得云里雾里,高深莫测,更让张阿姨觉得不可小瞧。跟快嘴张阿姨说什么,等于是对全局人说什么。老钱是闯过江湖的,他知道该怎么来对付这些小龙虾们的热情关注,就是:要保持一定的神秘度,又不能趾高气扬;要给他们一定距离,又要给他们一定的亲近感。平时没事,他喜欢往楼下跑,去跟那些跑外勤、负责送信的人抽烟,插科打诨。有时见他们忙不过来,还帮他们分信,帮他们把自行车推出去,吩咐他们在路上慢点,注意安全,等等。渐渐地,他跟这些跑外勤的人都熟了,大家都觉得他人好,有情义,好亲近,可交际。老钱这是有意为之的,只有跟他们亲密上了,称兄道弟了,有些工作才有施展的空间。老钱想干什么?当然是找黑室的地盘。老钱一直在悄悄找寻给黑室送信的人,却怎么也找不到,好像黑室的信根本不是从这儿走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昨天晚上天上星找他聊,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天上星认为信肯定是从邮局走的,只是可能黑室刚成立不久,往来信件还不多,要他耐心等待机会。说来也巧,机会说来就来。这天午后,老钱办完手里的事,照例又逛去楼下帮邮递员们分发信件。才刚分了几鲥,他猛然看见惠子写给陈家鹄的信,便有意套邮递员的话:“嘿,陈家鹄?这名字我怎么这么眼熟?哦,想起来了,上次有人曾上楼来找我问过这个人。”说的就是汪女郎以陈家鹄小妹陈家燕之名来打听这单位地址的事。邮递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本地人,二十出多,留着偏分头,看样子是读过几天书的。他把信放在一边,向老钱挤挤眼,带点儿炫耀的口气说:“那人后来被抓走了你知道吗?”“怎么不知道?亲眼看见的。”“你知道为什么抓她吗?”“据说这是个保密单位,不能随便问的。”小伙子抬头警觉地问他:“你听谁说的?”老钱指指楼上:“头儿说的。”接着又说,“我还听说这单位里的人都是很有分量的高级知识分子,还有好多气质非凡的大美女,你整天给他们送信一定见过不少大美人吧。”小伙子说:“大美人我倒还没见到,我见到的只有一个大黑鬼,北方佬。”老钱笑道:“难道他们从来就没让你进过大门?”小伙子说:“大门我也没见过。”这怎么可能?听小伙子说了老钱才明白,黑室的信都是他们自己来取的,小伙子不知道,可能这里也无一人知道,黑室到底在哪个死角落。好了,既然有人来取,把这个人挖出来,然后寻机会跟踪他即可。这么想着,老钱继续不动声色地套小伙子的话,很快就把那个“北方佬”的情况都挖清楚了:长什么相貌,一般什么时候来取信,是开车来的还是骑车的。第二天,老钱掐着时间注意观察着、守望着。果然,正如小伙子说的,到了上午九十点钟,便有一个大块头北方人骑着车来邮局交接信件。他的打扮很普通,穿的不是制服,而是一身廉价便衣,骑的车也是破破烂烂的,看上去像一个负责买菜的伙夫。从骑车这点上判断,黑室就在本区域内,至少不可能过江,也不可能上山,因为那都是自行车去不了的地方。重庆的自行车很少的,因为到处是坡坎,用处不大,只有在小范围内可以用。老钱没有自行车,眼睁睁看着那个北方人洒下一路铃声消失在视线中叹息。次日,老钱在八办借了一辆自行车,请了半天假,穿了件乡下人的粗布对襟衫,戴了顶大斗笠,架了两篓子的山珍,一个上午都猫在邮局对门的小巷子里当小贩,推销山珍,一边盯着那个北方人的来和去。这回,自然是跟上了。结果,跟到了渝字楼。黑室在渝字楼。这是个好消息啊,终于有个底了。可以想见,陈家鹄也一定在那儿。放出去的风筝是要收回来的,失踪了去哪里收啊?现在好了,人找到了,便可以设法安排人去接触,去慢慢工作,去收拢他的心。人在黑室不是问题,关键是心,他的心必须要有人去工作、去收拢,最后交给延安。安排谁去?天上星盘算一番,觉得目前还是老钱最合适,因为陈家鹄知道他是延安的人。明有明的好处,暗有暗的便利。在天上星的设想中,现在一些铺垫和预热工作,只要有机会,老钱是可以明目张胆地去做的,哪天等徐州去了他身边后,可以暗中帮老钱敲边鼓。这样明暗相辅,相得益彰,到一定时候再由李政去添最后一把火,效果一定好。这样,天上星首先决定要给老钱调整工作岗位,让他去当邮递员,负责跑渝字楼那条线,伺机联络上陈家鹄。邮局局长是童秘书的乡党,当初老钱进邮局工作就是童秘书找他安排的,现在调整个岗位应该更不在话下吧。错!童秘书这下使不上力了。原来,渝字楼虽然离邮局不远,可以骑车来往,但是这条邮路总的说客户分散,路线拖得长,且要上山过岭,有一大半以坡路居多,只能徒步。所以,那些邮递员都不爱跑这条路线。老钱是楼上的,坐办公室的,地位比邮递员本身高一格,现在要从二楼下到一楼,从室内赶到户外,而且去跑最差的路线,这明显是贬,贬中又贬!你老钱想去跑这条路,就是说你犯贱,让童秘书去找他的老乡局长说情,肯定也行不通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要往上跑,烧香拜佛,托人求情,可以理解;你犯贱,要去找屎吃,怎么找人去说情,不神经病了嘛!怎么办?犯错误!老钱利用收发电报的职权,贪污了一笔公款,照理要开除公职。这时候,你再请童秘书出马,让他去找他的老乡局长送送礼,说说情,给他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这就能说得通了。既然是悔过自新,跑一条最差的路线,理所当然。老钱就这样瞎折腾一番,终于如愿以偿,成了跑渝字楼这条线的邮递员,每天早出晚归,走街串巷,磨破脚皮子。在徐州同志下山前,八办的同志都以为黑室在渝字楼里,直到徐州下山,送出情报后,才知道守错了地方。这是后话。

不老传说 第二天、第三天,老人没有再出现,蒙勇想放弃,孙奕却拉住他说,既然老人不出现,不妨问问旁边的小商小贩,旁边有一个摆水果摊的年轻小贩,这几天一直都在。 蒙勇一过去就说买两斤香蕉,称完后又拿出了照片问道:我想找这个人,听说他算命很灵,你认识吗? 小贩一看:哦,老钱啊,他常常吹嘘自己有好几百岁了,谁信啊?蒙勇忙问:这话是他自己说的?小贩摇摇头说:倒也不是他亲口说的,只是这附近的人都这么说,卖围巾的大婶在这儿摆了7年摊了,儿子都生了两个,她说老钱皱纹都没多一条。 蒙勇一听,心里也多少有点谱了,又打听老钱的住处,小贩告诉他在荷西巷,门前有棵大榕树。 问完后,蒙勇准备付钱,一不小心碰到了小贩的脸,把他的眼镜给打掉了。他想帮忙去捡,小贩却一个箭步冲上来,抢一般地捡了起来说:我自己来,不劳您大驾了。 找到老钱住处,可家里没人,蒙勇和孙奕耐着性子等着。傍晚时分,老钱终于出现了,见了两人一阵苦笑:怎么又是你们两个啊? 孙奕威胁他说:你今天最好把事情跟我们说清楚,我这位哥们儿是报社记者,你不说,我就让他把你的奇人奇事登到报纸上。蒙勇当然不是什么记者,但背着专业相机,看架势够唬人的。老钱摇摇头说:你们想问什么? 你是怎么不老不死的?那些小贩都说你是不老的妖怪。孙奕问。 老钱解释说,做算命这行,需要点神秘感。他让周围的人传播自己不老的消息,就是想让客户信以为真,生意好点。听到这里,两人不免有些失望,又不放弃地问道:那为什么150多年前的照片上的人跟你一样? 老钱从抽屉里掏出两张照片:这张是我太太爷爷,这张是我爷爷,怎么样,跟我很像吧?我们家从我太太爷爷辈就住在这条巷子里,也许是水土的原因,大家都长得很接近。我偶尔用祖先的照片糊弄客户,吹嘘我自己不老不死。蒙勇问道:就算长得一样,痦子也不可能长在同一位置吧? 这个啊,老钱说道,顺手揭了下来,是假的,贴上去的。 两人十分失望地走出了老钱家。老钱却要蒙勇单独留一下,压低声音说;记者同志,我们混口饭吃不容易,请你不要揭穿我。这是一串茶籽石吊坠,虽不值钱但也算古物,你请收好。说完硬塞进蒙勇兜里。 临走之前,老钱又叮嘱他说:有些人人心隔肚皮,你可千万不能轻信啊。蒙勇马上就明白他是说孙奕,这次孙奕这么上心,的确是有些不寻常。 走出门,孙奕连忙追问有什么事,蒙勇想到老钱的忠告,推说没什么重要的事。两人走到巷口,见到了巷口的铭牌,上面有巷子的名称和建造时间。蒙勇倒抽一口凉气:刚刚老钱说,他家从太太爷爷起就住在这条巷子里。可这条巷子始建于1933年,而那张老照片摄制于1860年前后孙奕一愣,旋即明白了,老钱在撒谎! 两人赶回了老钱家,却听到一阵打斗声,推门一看,老钱被两个人围在中间,在屋里盘旋着。那两人正是那天跟拍的美女和卖水果的小贩!

这才是谜底 这是怎么回事?蒙勇一头雾水,小贩的眼镜都被打掉了,他想起小贩捡眼镜的举动,好奇地捡起了眼镜,透过镜片往外一看,发现在场的人,头上都有一串数字,好像在以秒为单位减少着,只有老钱头上的数字是静止的。他吓得连忙拿了下来,问这是怎么回事。 孙奕却冷静地说:这是生命的倒计时,第一节是天数,第二节是小时数,第三节是秒数,等所有数字都归零,就代表一个人的生命终结了。看着蒙勇惊诧的表情,他继续说,都告诉你吧。那两个打架的人是阴间的黑白无常,专门带走生命时间归零的人的。 蒙勇问:那为什么老钱的时间是不动的呢?孙奕回答:老钱的真名应该叫钱悭,钱悭居住在彭城,又叫彭悭,彭悭就是彭祖。他是黄帝的第七世孙,篡改了生死簿,不知用什么方法,使自己身上的时间停止了,黑白无常一直找不到他。 蒙勇又问:那你是什么人?孙奕说:我是他们在人间的中间人。我们是在你扫描到网上的那张清朝老照片中发现钱悭的,照片中其他人时间都停止了,只有他是恒定不动的。根据阴间规定,我们执法时必须有无关的凡人参与,以示公平,你就是我们的监督者。 蒙勇这才明白,美女被拍、小贩引路也是有意安排的。 说话间,美女与小贩渐渐不敌,钱悭也一声暴喝,扑了过来。他是扑向孙奕的,蒙勇却以为是想袭击自己,情急之下按下快门,一闪,花了钱悭的眼睛,两位无常一拥而上,趁机制服了他。钱悭仍不服输:我活了几千岁了,早就活腻了,跟你们走也无妨,我相信,少了一个彭祖,世间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彭祖 从那之后,孙奕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还有一件怪事,当蒙勇戴着钱悭送他的茶籽石吊坠时,他头上的数字也是静止的。神话传说,钱悭是长期吃一种神奇的茶籽,才获得了延年益寿的养生功效。其实,茶籽不是植物种子,而是茶籽石,出产在山东泰山山巅,因其聚合成团,形似茶籽而得名。钱悭手里的这一串茶籽石会让人停止苍老,避开黑白无常的监视,这就是彭祖长生不老的秘密 孙鹏程是个老摄影师,这天他碰到一个同行,有些眼熟,20多年前他好像在某个聚会中碰到过。可现在他还像20多岁,丝毫没有老一样,自己应该看错了。那个同行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蒙什么吧

本文由钱柜qg777手机官网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传说彭祖,灵异鬼典故之老照片上的隐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