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置缘何在缩短与宽弛间摆荡,乾隆帝年间河东

  内容摘要:“七七事变”后,沿海各产盐区先后沦于敌手,大批存盐滞留盐场。为避免存盐资敌,满足战时军需民食对食盐的需求,国民政府根据当时“商疲力竭”的盐业运输实际现状,及时调整盐务运输政策,实行官商并运。抗战初期成立的国民政府最高经济与金融机构四联总处,根据战时盐业运输政策调整的实际需要,大力实施战时盐务贷款政策,利用国家各大银行的金融力量大力开展贴现与放款业务,尽力向国家所属盐运机关、盐商提供贷款。从资金方面确保战时盐业运输的顺利进行,为将沿海大批食盐抢运到内地创造了条件。伴随着战时盐业“官运”规模的扩大,四联总处提高对战时盐业运输的认识,将盐务贷款上升到关系抗战胜利的高度,对于国家所属盐务机关及各地盐运商的盐业运输贷款需求,尽量给予协助办理。历史证明,四联总处所实施的战时盐务贷款,在促进战时盐业运输,满足大后方军民食盐需求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有助于战时食盐的抢运与运销。从而支持了抗战的胜利。

内容摘要:食盐是国家财政的大宗,又是百姓日常生活必需的产品。梁庚尧在其著作《南宋盐榷——食盐产销与政府控制》中,以宋史研究为中心,探讨涉及盐业等两宋社会经济问题,显然是有以研究南宋榷盐史演变历程以通“凝练治国之理,训立施政振邦”之旨。盐利是南宋政府极重要的收入,其方式就是专卖,即所谓“盐榷”,从生产到运销,都由政府控制,以高出成本甚多的价格出售食盐,取得丰厚利润。影响南宋时期盐业生产的因素很多,战争或和平、政府的措施、场灶的增减、技术的改进、物价的涨跌、吏洽的良窳……都足以导致盐产量与政府所收盐额的变化。政府难以约束官吏却苛取于民,黄震等人所主张的“外示大防,内存宽恕”无法实现,而他们也只有目睹亭户赔钱纳盐、逃亡自杀、暴乱死亡等种种惨状,在南宋亡国过程中一幕一幕地上演。

河东盐池在中国历史上一直是重要的食盐产区,到了明清时期,河东盐池的地位虽然由于海盐产量的增加而有所下降,盐课仍然是清王朝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乾隆年间,河东盐池由山西商人运销的盐引达60万道之多,合1.4亿多斤,销往晋、陕、豫三省近120个州县。山西盐商在河东盐的运销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与两淮盐场、两浙盐场、盐商的研究成果相比,学术界对于河东盐商相关问题的研究却较少,还有待深入挖掘。

图片 1

食盐是国家财政的大宗,又是百姓日常生活必需的产品。在以农立国、工业不甚发达的传统时代,历来都是官府专营,其着眼点首先是财政需要,单盐税一项,最高时曾达全国财税收入的三分之一。也有时,国家拿小头,盐官和盐商拿大头。  梁庚尧在其著作《南宋盐榷——食盐产销与政府控制》中,以宋史研究为中心,探讨涉及盐业等两宋社会经济问题,显然是有以研究南宋榷盐史演变历程以通“凝练治国之理,训立施政振邦”之旨。  盐利是南宋政府极重要的收入,其方式就是专卖,即所谓“盐榷”,从生产到运销,都由政府控制,以高出成本甚多的价格出售食盐,取得丰厚利润。  梁庚尧研究发现,南宋时期食盐的运销,可视为北宋末年所立新钞盐法的扩张与限制。所谓钞盐法,即宋代食盐专卖中的通商法,由商人向中央政府的榷货务纳钱,算请盐钞,再到产盐州县凭盐钞请盐,运销于指定市场。此外,南宋四川所行的引盐法,也效自钞盐法,引盐法同样由商人向官府纳钱买引,请盐运销。宋代对于食盐的征榷,大略可分为官鬻与通商两种方式。官鬻为政府直接专卖,由官府自运自销,甚或配售于民;通商则为政府间接专卖,由商人向政府请钞运盐,即钞盐法在制度上属于通商。  影响南宋时期盐业生产的因素很多,战争或和平、政府的措施、场灶的增减、技术的改进、物价的涨跌、吏洽的良窳……都足以导致盐产量与政府所收盐额的变化。亭户是盐场的主体,盐业生产全赖亭户,其境遇的优劣是量度盐业生产情况的最佳指标。自南宋初期至中期,亭户境遇不断改善,盐额日益增加。南宋晚期亭户境遇转趋恶劣,盐额随之消减。亭户境遇的优劣,又与吏治良窳密切相关。吏治良好,各项有利于盐业生产的因素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引导亭户致力于生产。  尽管增加财政收入是盐榷的重要目标,盐户与盐商的待遇,却也随着时势的演变而有变化。南宋官员黄震,在面对南宋末年盐务的衰敝时,曾如此感慨:“正缘南渡以后,护养根本,民生乐业,盐额所以再登,今当败坏之极,乃不思根本之计。”所谓“根本”,实指亭户。南宋初年,政府对淮浙盐场的兴复措施,以安集亭户为首要,可称“护养根本”;南宋末年,政府不能整饬盐场吏治以改善亭户境遇,故称“不思根本之计”。  无论从财政或从民生着眼,南宋政府都必须防治私盐,但其态度是复杂的,有各种方式与考虑。政府对于食盐的生产与运销过程,有严密的法规管理,以防盐户带产私盐、盐商挟运私盐。政府颁布有处置私贩食盐的严格法令,而且不断申严。  除了制定相关法令并加以申严之外,南宋政府也加强对犯法者的缉捕。对于执行法令的官员,以赏罚来督促他们。从南宋初年以来,已规定知州、通判、知县、县丞等官员均负有督捕私盐的责任,若放任私盐透漏过境而不加缉捕,会受到处分;实际负责缉捕私盐的巡检、县尉,皆以巡捉私茶盐矾系衔,若透漏私盐,处分会更重。  但严禁并非政府唯一的态度。政府或一些个别官员,有时也会考虑或采取其他方式,和严禁互相配合,甚或取代严禁,以期能收到更好的效果。例如调整食盐的产额、运输来源与售价,以期消解民众生产、运销、购买私盐的意愿,是这些方式中的一部分。  南宋晚期,政府财政比南宋初年更加困难,对盐榷利入的需求愈加急迫。然而政府防治私盐的条件和南宋中期相比,却趋于恶化。盐场监官素质日益低落,盐务机构则因日益扩大而导致官吏冗多,吏治、军纪自上而下腐化日甚,亭户、盐商与民众均深受其害,促使私盐活动更加兴盛。诚如黄震以其亲身处理浙西基层盐务的经验指出的那样:浙西沿海亭户“倚赢余之私卖,以煎纳官之正盐”的现象,正是在此种环境之下产生。在私盐大盛的情况下,盐禁也更为紧缩,终致引发较严重的变乱。  南宋政府面对追求盐利和宽弛盐禁两者应如何取舍的难题,政策在紧缩与宽弛之间摆荡。但是朝廷对盐务机构已无力甚至无心整饬,而财政压力终究使政策趋向紧缩的一方。政府难以约束官吏却苛取于民,黄震等人所主张的“外示大防,内存宽恕”无法实现,而他们也只有目睹亭户赔钱纳盐、逃亡自杀、暴乱死亡等种种惨状,在南宋亡国过程中一幕一幕地上演。


时间:2007-3-10 10:55:31 来源:不详

内容摘要:抗战初期成立的国民政府最高经济与金融机构四联总处,根据战时盐业运输政策调整的实际需要,大力实施战时盐务贷款政策,利用国家各大银行的金融力量大力开展贴现与放款业务,尽力向国家所属盐运机关、盐商提供贷款。伴随着战时盐业“官运”规模的扩大,四联总处提高对战时盐业运输的认识,将盐务贷款上升到关系抗战胜利的高度,对于国家所属盐务机关及各地盐运商的盐业运输贷款需求,尽量给予协助办理。历史证明,四联总处所实施的战时盐务贷款,在促进战时盐业运输,满足大后方军民食盐需求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有助于战时食盐的抢运与运销。

关键词:

河东盐商分为坐商和运商。坐商从事盐的生产,运商从事盐的运销。运商经营盐业的贸易额定义为运商把食盐售出后所得到的全部货币额。关于贸易额的估算,笔者主要考虑的是两个问题。第一,食盐的售价。乾隆朝的大部分时间里,盐的售价是由政府制定的,是固定价。但乾隆朝共六十年,时间跨度很大,因而盐价也有变动。另外,河东盐区各县距离盐池的运程远近不一,因而各县的盐价也相差悬殊,因此盐价必须考虑以上这些因素。第二,食盐的数量及商人包办的盐引数量,其中包括额引数量,余引数量等。下面分别从乾隆年间盐价及盐引数量的变动情况估算贸易总额。

  关 键 词:抗日战争 四联总处 贷款 食盐 盐务 盐业运输 盐场

作者简介:

关于盐价,《河东盐法备览》载:“在昔,商人运盐三省以供民食。成本之轻重,视池产之丰歉。卖盐价值长落随时无一定。乾隆八年,盐政吉庆以盐价未经报部,向听商民与州县官自为权衡议减议增,稍有未协,非亏商累课即抬价病民,请将现在三省商民允协之价,送部存案。遇有收成丰歉相悬必须变通者,奏明请旨定夺。”(注:《河东盐法备览》乾隆五十五年卷六,《运商门?增价》。)到了乾隆十年,盐价便定为长额。从此,河东盐商出售食盐的价格便不能依据市场情况自由浮动了。但是,池盐的产量很不稳定,到了乾隆二十一年,由于“池盐屡歉,场价倍增,费用、运脚无

关键词:盐业运输;食盐;运输政策;联总;国民政府;金融机构;盐务贷款;抢运;抗战;沿海

作者简介:

山西盐商是晋商研究中的重要内容,而运城盐池的河东盐商又是山西盐商群体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尽管山西盐商的活动除了在河东盐池外,在长芦盐场、两淮盐场、两浙盐场也有很大的实力,但以整个盐场为单元来研究盐商要比按商人籍贯的地域研究便利得多。例如,两淮盐场既有山西商人也有徽商,要把这些盐商按地域区别开来并不容易。而且,同一盐场的商人在同一种盐业管理体制下经营,共性也是首要的。因此,本文拟从河东盐池的盐商入手,探索山西盐商在乾隆年间的经营状况。

一、盐价的变动

[1][2][3][4][5][6]下一页

本文由钱柜qg777手机官网发布于www.qiangui77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布置缘何在缩短与宽弛间摆荡,乾隆帝年间河东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